您的位置:主頁 > 黔東南時政 > 脫貧攻堅的黔東南路徑

脫貧攻堅的黔東南路徑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12-11 06:57 瀏覽次數:

  今年7月23日,黔東南州將迎來建州60周年大慶,60載如歌歲月,俯瞰苗鄉侗寨的滄桑巨變,怎不叫人心潮澎湃、感慨萬千?

  為充分展示黔東南州在經濟社會發展各方面取得的輝煌成就,本報《大美黔東南》專刊于今日開始,陸續推出反映黔東南州“大扶貧”、“大數據”、“大健康”、“生態文明建設”、“民族文化旅游”、“民族團結”、“經濟社會發展綜述”、“州慶亮點薈萃”等配合建州60周年大慶的主題策劃報道,每周一期。

  今日,《大美黔東南》推出第一期——“大扶貧”主題策劃報道,深入報道該州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好做法、好經驗,敬請關注。

  建藍莓基地、開辦農家樂……從漂泊“游子”到返鄉創業“達人”,麻江縣宣威鎮翁保村烏羊麻寨村民楊啟勛深感昔日貧瘠的家鄉“變樣了”,山上藍莓飄香,寨中游客如潮,處處都躍動著希望。

  2011年,全州16個縣市均屬國家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的滇桂黔石漠化集中連片特困地區、14個縣為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155個鄉鎮為貧困鄉鎮、2077個行政村為貧困村;貧困面分別占全省片區、縣市、鄉鎮和行政村總數的36.36%、28%、16.6%、23.1%;在州內分別占全州片區、縣市、鄉鎮和行政村總數的100%、87.5%、76%和62.8%。按照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的標準,全州農村有貧困人口167.29萬人,占全省的14.56%,貧困發生率42.11%,在貴州省貧困發生率最高。

  以改善貧困群眾基本生產生活條件,提高貧困群眾基本素質,拓寬貧困群眾增收門路為目標,黔東南州堅持專項扶貧、行業扶貧和社會扶貧的大扶貧格局,堅持整體推進與重點突破、自力更生與爭取外援相結合,以貧困村為主戰場,以貧困戶為主要對象,工作精準到村、措施精準到戶,因地制宜推進扶貧攻堅,戰果豐碩。

  到2015年年底,全州貧困人口由2011年的167.29萬人減少到84.32萬人,減少了82.97萬人,近一半貧困人口,年均減少貧困人口16.59萬人,貧困發生率由42.11%下降到21.69%,降低了20.42個百分點。施秉、麻江、三穗、岑鞏、臺江、天柱和雷山7個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實現省級標準“減貧摘帽”。舟溪、旁海等103個貧困鄉鎮實現省標“減貧摘帽”。凱里、麻江、岑鞏和雷山4個縣市的貧困鄉鎮發生率為零,貧困鄉鎮發生率從75.6%下降到25.37%。

  站在新的起點上,黔東南州緊扣時代脈搏,順應人民期待,瞄準最貧困的鄉村、最困難的群體、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打響了新一輪脫貧攻堅戰。

  2016年的目標任務: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7.71萬人,黎平、丹寨和錦屏3個縣和32個貧困鄉鎮按省定標準實現“減貧摘帽”,450個貧困村出列。“六個小康”基礎設施建設完成投資50億元以上,實現有扶貧開發任務的村均建立1個以上脫貧攻堅合作社,實現產業幫扶11.9萬人、轉移就業1.1萬人、建檔立卡貧困戶易地扶貧搬遷4.18萬人、教育扶持5.4萬人、政策性兜底23.66萬人。

  為適應扶貧對象、扶貧階段、扶貧任務的新變化,黔東南州研究制定了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關于堅決打贏扶貧攻堅戰確保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定的《實施意見》和《大力扶持生產和就業推進精準扶貧實施方案》等19個配套文件,在貫徹省“1+10”配套文件的基礎上,增加電商精準扶貧、鄉村旅游精準扶貧、婦幼健康精準扶貧、文化精準扶貧、林業精準扶貧、農村消防精準扶貧、科技創新精準扶貧、生態建設精準扶貧、農產品價格保險精準扶貧等9項專項扶貧行動,形成州“1+10+9”扶貧攻堅配套文件,全力推進該州科學治貧、精準扶貧、有效脫貧。

  該州通過“扶貧云”,建立黔東南州扶貧開發大數據平臺,強化貧困人口的精準化識別,確保貧困底數清晰;建立貧困村扶貧落實平臺,準確掌握貧困村、貧困戶的脫貧致富需求;建立精準扶貧臺賬,實行有進有出動態管理。同時,因村施策、因戶施法,制定詳細計劃、建立工作臺賬、實行掛圖作業,明確進度、倒排工期,確保項目資金、幫扶力量和檢測評估到村到戶。

  以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扶貧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五個一批”為抓手,認真落實好農業產業、基礎設施建設、醫療衛生、教育、文化、鄉村旅游、易地扶貧搬遷、電商、消防等19項扶貧專項行動的基礎上,黔東南州創新扶貧開發方式,探索“五融五幫”抱團扶貧脫貧思路。

  一是推進城鄉融合,幫助解決貧困群眾脫貧資源不足的問題。根據這一思路,黔東南州積極整合全州城鎮停車場、加油站、洗車場等城鎮優勢資源,變成貧困群眾脫貧的優勢資源,讓貧困群眾分享城鎮資源帶來的紅利,促進城鄉協同發展、共同富裕。

  二是推進強弱融合,幫助解決貧困群眾脫貧技能不強的問題,實現以富帶貧共同發展推動脫貧。該州充分發揮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種植養殖大戶等經營主體優勢,讓貧困群眾以入股的方式參與經營主體的產業發展,帶動貧困戶一起發展產業,使能人的示范帶動作用得到充分發揮。

  三是推進資金融合,幫助解決貧困群眾脫貧資金不足的問題,實現資金聚集產業發展推動脫貧。該州強化產業帶動,積極培育發展主導產業,整合財政涉農資金、激活金融機構、吸納民間資本等各種資金集中投入發展產業,著力幫助解決貧困群眾脫貧資金不足的問題。如國家審計署在丹寨縣開展的資金整合試點工作,把上級所有投入扶貧的財政資金全部劃撥到縣,按照“多個水管輸水、一個龍頭放水”的模式,集中資金投入到脫貧攻堅工作中。

  四是推進農商融合,幫助解決農產品銷售困難的問題,讓市場經濟帶動脫貧。該州充分利用電子商務平臺,大力發展農村電商,引導群眾通過電商購買商品,降低購買成本,提升購買力。同時,樹立商品意識,積極引導貧困群眾將特色農產品通過電商予以銷售,擴大農產品銷售半徑,拓寬農產品銷售渠道,降低農產品進入市場成本,提高農產品銷售價格,促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

  五是推進產險融合,幫助解決貧困群眾脫貧經營風險較大的問題,實現穩定增收,推動脫貧。該州積極引導保險公司創新涉農保險產品,設立保險基金,積極參與貧困群眾扶貧脫貧項目投資擔保,拓寬保險覆蓋面,幫助貧困群眾防范自然、政策、市場等產生的風險,努力降低貧困群眾投資風險。通過保險業與扶貧產業的融合,讓保險業為扶貧產業護航,讓扶貧產業為保險業擴容。

  “沒想到退伍軍人這一身份解決了我創業的大問題。”2013年12月,退伍回來的李錦超有了創業的想法,他也把這一想法付諸了行動。

  2014年,李錦超在谷坪鄉四寨河建起水產養殖基地,開始網箱養魚。但很快,他因資金短缺發展受困。

  “多虧‘軍創貸’幫了大忙。”李錦超說,去年9月,在政府幫助下,他與15戶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建立利益聯營,利用“軍創貸”在從江農商行90萬元擴大養殖規模。如今,他的養殖場網箱數達42口,養殖面積達2700平方米,年養殖魚200萬尾,產值約200萬元。

  今年2月,他將自己的收益所得按利益聯營的機制把紅利發放到聯營的15戶貧困戶手中,每戶貧困戶分到了2000元。

  在他的示范引領下,谷坪鄉成立了四寨河庫區養魚專業合作社,填補了從江縣庫區養殖專業合作社的空白。目前,谷坪鄉通過四寨河庫區網箱養殖脫貧的群眾達70余戶,有養殖專業戶22戶,總網箱數415口,養殖面積為18065平方米。

  “軍創貸”是“復退軍人創業補貼”扶持政策的簡稱,它是從江縣結合當地縣情重點扶持返鄉創業的復原、退伍軍人,烈士遺屬、因公犧牲軍人遺屬、病故軍人遺屬、現役軍人家屬,解決創業資金難的一項新政策。

  從江縣人武部在全縣范圍內選準退伍軍人創業幫扶對象,通過從江農商銀行優先為復退軍人提供支持,讓直接到戶的扶貧項目資金作為能夠生財的經營資本,讓貧困群眾持續享受收益權。當創業產生效益后給每名參股的精準扶貧對象進行利益分紅,返還銀行本金后即取出銀行保證金,將每戶精準扶貧對象參股的2萬元扶貧項目資金返還給參股的農戶,實現貧困戶扶貧資金的保值增收和收益的穩定性,規避市場風險,實現托底保障。目前,該項工作已輻射到從江的21個鄉鎮,每個鄉鎮至少有3至4名退伍軍人創業。

  兩套房子緊挨著,一套是經歷了幾代人的破舊木房,木板已被歲月侵染成了暗黑色,一套是去年底才完工的別墅式小洋樓,寬敞大氣,洋溢著現代氣息。

  “再過一段時間把老房子拆了,改成小廣場,種些花花草草,也跟過去的日子徹底告別。”楊秀智老人說,如今住進了新家,到處亮堂堂,心情也舒暢多了。

  得益于頗洞村探索出來的“黨社聯建”扶貧新模式,楊秀智老人用自家的土地流轉資金和一些積蓄入股村里的合作社,連續兩年都得到了超萬元的入股分紅。

  三穗縣臺烈鎮頗洞村創新“黨支部+合作社+基地+農戶”的“黨社聯建”發展模式,通過“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的“三變”方式組建合作社,并設子公司或項目部開展多種經營,發展村級經濟。

  在籌集股金時,該村優先考慮貧困戶,將扶貧專項資金作為貧困人口的股金,同時鼓勵貧困戶以在園區務工薪金入股。這種“有錢出錢、有地出地、有力出力”的籌資模式,讓農民通過“三變”獲得了“三金”,即入股分紅股金、土地收入租金、務工收入薪金,極大地調動了村民的積極性,激發了共同發展的動力。

  目前,頗洞村已建立專業合作社11個,社員占到了全村人口的90%,常年解決穩定就業800余人,人均月收入達1800余元。這些合作社已先后吸納了頗洞村858戶3200多人入股,入股總資金1600多萬元,2016年實現了貧困戶全覆蓋。去年,頗洞村集體經濟收入已經達到185萬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0600元。

这年头卖什么吃的好赚钱